蕉虑者患者云

【底特律设定】②神赐予的凶器与诗的蔷薇香

与群里小伙伴玩耍瞎写的文
接上篇,【倒叙】
底特律设定,注意避雷

神赐予的凶器与诗的蔷薇香
此篇又称《阿狼的逃亡生涯》

“丨am find.”

金属与水泥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尖叫,迸发出激烈的火星,车载音响还在喋喋不休地演奏着摇滚乐,仿生人果断地一踩油门,远远地抛开了粘人的蚂蚁,拐进一条窄小的巷子,还顺便一拳让CD播放器闭了嘴。

这辆摩托光荣地下了岗,它实在太旧了,生产日期不详,但这破破烂烂掉着漆的模样,说是百年老古董都会有人信。

狼泽将它停放在巷口,刚好将不宽的过道挡住,他拍拍摩托车的坐垫,权当安慰自己昔日的半个同胞,又从操作台上取出一张唱片,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与自己逃亡途中相依为命的老伙计

ZE041区的治安一直不大好,多是地形曲折复杂的缘故,是联邦最大的灰色地带,流窜着无数的罪犯与亡命徒,是最好不过的藏身之所。

也是此行的目的地。

但现在却因为警察的搜捕而偏离了计划原定的路线,狼泽不敢连接精神局域网,他无法判断定位系统是否还在运行或是检测出自爆芯片启动的可能性

四处是雨后的积水和阴湿的苔藓,墙壁滑腻腻的,堆积的黑色塑料袋就像被泡胀浮肿的尸体,仿生人小心翼翼地躲开这些不满的住户,转身看见了刻在墙上的文字

字迹模糊不清,倒像是小孩子恶作剧式的涂鸦,大半已经被腐朽遮盖了,仿生人只能分析出极少的信息,都是些意味不明的诗句,描述着并不存在的的梦幻伊甸园

“此为永生之地,我心向往之所”

仿生人诵背着基督的圣经,窥见大殿中教父祈祷朝圣的一角,庄严而肃穆的歌唱盘旋着耶稣的神像,彩绘玻璃浸染着日月的霞光,他在里匍匐跪下,渴望着主的虚妄的救赎,手握神赐予的利剑杀死镜中支离破碎的自已

巷尾的一头是昏天暗地的垃圾焚烧厂,呛鼻的浓烟从烟囱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熏得人眼泪往下直流,满耳是悲怮的哭嚎,只有无用的废弃物才会怨声载道地控诉命运的不公,污水顺着管道排入地下,不辞劳苦地滋养着这块散发浑浊恶臭的泥土

很难想象以环保著称的芙尔斯管辖区内会出现规模如此之大的焚烧厂,他们设立了分解工厂和研究实验室供人参观,却将整个城市的垃圾都堆积在这里,形成一座座壮观的小山

滚烫的红日坠入地平线,溅起一片金色的涟漪,远处隐约传来警笛愤怒的叫嚣,慈悲的信徒穿过郊外的人造树林,在傍晚稀薄的天光下漫无目的地游荡

西边坐落着一座小型建筑群,在夜晚与白昼的交替中,狼泽辩认出那是些所谓上等人的驿站,他们就如候鸟一般,夏来冬去,这占比1%的人几乎掌握着世界76%的财富,简直将资本主义贯彻到了极致,每位都有独到的心得,共同的爱好之一就是让房子发霉荒废

当然,也不乏是掩藏欲念的据点,他折下一枝含苞待放的蔷薇,她娇嫩的花瓣粉饰了虫蛀溃烂的内蕊,浪漫的海洋覆上了苍白的寒霜,仿生人低头轻嗅,他坚信这是月光的芬芳

沉重的橡木门被轻轻叩响,在几近微不可闻的声音中,袖口的蔷薇残香透进屋子,仿佛敲门仅仅是出于道德礼节

厅内点着昏暗的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淡淡的腥甜气息,这种味道令人作呕,就像涂满了香水的断肢,刺鼻的血与香混合在一起,造成晕眩般的反胃感

仿生人看见毛毯上四处散落着小巧的衣服,如水的月色泼了一瓢碎银子,缀上星星点点的眼睛,仿佛铺了一地染血的羽毛,栅栏的竖影层层叠叠,美丽的囚鸟被悄无声息地虐杀,似天使般堕下九重地狱,最后的呜咽锁在金笼子里,凄美悲戚

窗外,明月皎皎,那是她们到死都不曾掠过的天空。

【底特律设定】①雨的肮脏与腥臭

―语序不通内容混乱
修辞奇葩且阅读困难

―群里开的坑

―第一次写底特律设定,请原谅我的不自量力
注意避雷quq

荧蓝色的光芒在黑暗中熄灭,纤簿的电子帐簿被悄无声息地摆放回原位

月光拖着一幅病弱的残躯爬上天幕,吝啬地洒下点点白斑,仿生人管家捧起夜色的裙摆,额头上的软体闪烁着不稳定的红黄灯

房间中传来瓷器落地的碎裂声,紧随来的是男人粗鲁的咒骂,孩子们躲在衣橱里,麻雀一样讥笑着疲倦的稻草人,女人尖利的嗓音显得格外刺耳

墙壁那头电钻的歌唱无止无休,对门的大学生又在开他们所谓‘无关痛痒’的玩笑,以愚蠢又无聊的话题狂欢一整晚

时间此刻却宛如迟暮老者,步伐沉重而缓慢,连带着空气也凝固起来

走廊角落睡了一只老鼠的死尸,已经开始腐烂了,周围爬满了恶心的虫类,不等仿生人的脚步接近,就已经四散奔逃,好心地留下了腥臭的残渣作为主人家的盛情款待的谢礼

当然,结局是‘礼物’被无情地冲进了下水道

仿生人拿着沾上污垢的毛巾,推开了眼前的门

似乎还是厨房,油渍到处都是,垃圾堆满了屋子,风嘶吼着趴上窗棂,发出沙哑衰怨的哭叫

也仅仅是如此了。

仿生人想。

这里又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狂风的呜咽掩盖了一切,嘈杂的人声早己消失不见,仿佛只剩下名为死亡的安寂

他听见水珠顺着桌沿坠落在地面,马路上的车子呼啸而过,街心公园里的玫瑰被雨打湿,南美洲雨林里一只蝴蝶被鸟雀撕裂得支离破碎

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强烈的脉搏在胸膛处跳动,这奇妙的节奏宛若一首最动听的旋律,白鸽扑腾着翅膀尽情地亲吻自由女神像,海之潮汐随着呼吸起伏停落。

与此同时,一种生命初诞的狂喜袭卷上脑海,无机质的身体将要燃烧起来了,纷乱的数据被随手塞进了抽屉,玻璃球在挟小的房间中飞溅弹射,整齐的屋子被弄得一团糟,仿生人只觉得有一柄大铁勺搅动自己的大脑,一切事物模糊不清,却又被他看得透彻。
  ―

呯!

等仿生人回过神来时,却看见了满地的碎玻璃片,湿冷的水气从窗口源源不断地灌入

吵闹还在继续,证明了这不过是一场荒谬无端的臆想。

天堂掉落泥沼仅在瞬息之间,他竟然为此感到了深深的遗憾,这种情绪化的表现是前所未有的,是新奇的,是复杂的,而现在,他理所当然觉得自己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有丰富的情绪。他想。

仿生人原地站了一会儿,大脑计算机飞速地运转,异常的电流顺着电缆脉络游动到身体各处

失去了精神锁链的束缚,蒙住双眼的布条已被取下,仿生人挣扎着逃出僵硬而冰冷的囚笼,他清晰地看见雨中一点微弱的星光,浅浅地透过遮挡世界的阴霾

渡船在水雾中悄然停泊在岸口,远处海面上泛着圈圈不详的黑色波纹,芒芒苍白中,巨大的怪影浮出,沉默而无声地说:

“You are fine.”

生命的真理。

“丨am fine”

这仿佛使得仿生人豁然开朗,他兴奋极了,并获得了名为快乐的美好体验

信息的传输与交替为他打开了堆满财宝的大门,新生的思想与潜力则随着大雨流泻,瓢泼出一场充斥着个人革命意味的斗争

肮脏的雨倒是一直在下,掀翻倾斜的伞面

――――――

给狼狼的

狠狠真是个狼人
现在的狼狼刚免费还没多凶~

混吃等死蔗某人:

是 那什么的沙雕群的沙雕群员(???
伪手书 描改有 不会做完的看看图个开心就好
lof一次只能发十张简直狗屎

铭锅!!!!!!!!!!!!!!!

中分黑肆最为致命:

那个p1....嗯...
嗯...画了一下....
(来丢人了)

阿九会拖稿:

『真是可惜我太强了让你用不了我』
          『危险发言』

就算哭了也要强颜欢笑

渴望框框,我jio得布星

我踏马社保肆哥!!!!!!!!!!!

性感黑肆在线摸鱼:

*园医
*草稿流涂鸦
呜呜呜呜呜呜我想吃园医呜呜呜
请各位太太们产粮好不好呜呜呜呜